改变世界的20人委员会宣言

本页标题:

改变世界的20人委员会宣言

 

 

 

  问天  银行

百度  360  搜狗

 

主页
上一层
思想家委员会
中国医教大学
网站导航银行
人类完整知识
人类总体利益

上一层
1一位生命宇宙大势
2人类未来世界结构
3总体利益世界统一
4五大教育人格网络
5世界五大演化趋势

上一层
改变世界的20人委员会宣言
评:20人委员会宣言
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
中国在国际关系中的定位

上一层

 

整理此文:  系统思想  www.rlly.cn 全球思想家委员会      自动更新时间:2016-07-22 进论坛

 

副标题:改变世界的20人委员会宣言

本文来源:布达佩斯俱乐部

同一层》》[改变世界的20人委员会宣言] [评:20人委员会宣言] [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 [中国在国际关系中的定位]

 

 

主题:改变世界的20人委员会宣言

 

子层》》[上一层]
 

      公义,是指行法时的浩气凛然,而又明辩,是非曲直,公平合理,执事公道。公平乃宇宙大法的中点。人心公平,天地助之。

人体公平,万物拥戴。人行为公平,做事如光,行为如香。人的心态公平时,人行正事,多有成就,六路畅通,团结人物。
宇宙有生命规律,宇宙的生命规律就是自然规律。自然规律是法,是自然的平衡大法。自然中的一切事物都由自然平衡法调停它,并按照自然法的规定,对事物实行衡定因果是非。

宇宙中的生命力,产生相对的平衡与稳定。

 

 

20国集团(Group 20)的由来:

        20国集团(Group 20)是由8国集团、欧盟以及一些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太洋洲20国的国家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在1999年12月16日在德国柏林举行的会议上创始的。

        20国集团属于非正式论坛,旨在促进工业化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就国际经济、货币政策和金融体系的重要问题开展富有建设性和开放性的对话,并通过对话,为有关实质问题的讨论和协商奠定广泛基础,以寻求合作并推动国际金融体制的改革,加强国际金融体系架构,促进经济的稳定和持续增长。

          此外,20国集团还为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主要国家提供了一个共商当前国际经济问题的平台。同时,20国集团还致力于建立全球公认的标准,例如在透明的财政政策、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等领域率先建立统一标准。 20国集团的成员包括中国、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法国、德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意大利、日本、韩国、墨西哥、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南非、土耳其、英国、美国和欧盟,由欧盟轮值主席国和欧洲中央银行行长代表欧盟参会。同时为了确保20国集团与布雷顿森林机构的紧密联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世界银行行长以及国际货币金融委员会和发展委员会主席作为特邀代表也参与该论坛的活动。

20国峰会宣言》

 

 

 

改变世界的20人委员会宣言

                     20人委员会20101121日发布

                             ——由布达佩斯俱乐部发起

 

改变世界的20人委员会的使命

改变世界的20人委员会由来自不同文化和宗教国家的20位杰出的全球精英人物组成。20人委员会的使命是密切关注当今世界出现的新情况,并为之指明基本方向,以掀起一场充满生机的和坚定不移的为世界和平和全球文明能够永存的伟大运动。

20人委员会的使命是把所有具有不同民族、文化、宗教传统的人类声音汇聚起来。鉴于仅靠少数几个国家的行为远远不能解决当前人类所面临的问题,因此20人委员会将力图超越只为短期和“各自为战”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考虑的狭隘性。目前,在我们这个不具有可持续发展的世界上,正是由于对狭隘利益的追求,才加速着现有体制的崩溃。

目前全球公众和传媒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棘手问题不断增多和危机不断加深的衰败的星球上,改变世界的20人委员会应当致力于把这种注意力转移到如何才能创造一个充满机遇和充满活力的世界上——在这个世界上,70多亿人口能够和平、美满地生活,并与地球自然系统和谐相处。

《改变世界的20人委员会宣言 》

基本原则

面对这个不具有持续发展能力的世界,工业化国家领导人试图重新调整这个正在崩溃的系统的努力远远不能应付当前的危机。这一系统的崩溃既不可能因为人们的愿望而消失,更不能被忽视。当前的全球经济体制、管理体制、社会组织及人与自然之间的生态关系的重新设计已经变得刻不容缓,而这种重新设计必须建立在为人类社会的和平和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意识、价值观和原则的基础上。这种全方位的“转变”必须在几年之内尽快开始实施。

然而,在像20国峰会这样的会议中,国际组织却是“井底之蛙”。来自发达经济体的谈判者们仍然固守过去沿袭下来的那种狭隘的特定议程;并以促进经济增长的名义,把谈判的议题仅仅局限在狭隘的经济协调问题上。

这种思想在首尔的20国峰会上表露得很明显。《20国峰会宣言》读起来不像我们这个世界上最强势的20个国家政府领导人为了世界人民的福祉而经过深思熟虑后所发表的一个宣言,倒很像财政和经贸部长们的紧急报告——国际贸易不平衡、汇率政策歧视、主要经济体不断复发的金融危机的威胁,对气候变化、全球生态和涉及世界总人口数一半以上的地区贫困现象反而缺少关注,而对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政府、企业和公众热中于财富、权力和消费的强烈欲望则丝毫也不关注。

把关注点集中在短期的经济和金融问题上是一种危机管理,而不是世界级政治领袖对人类所面临的急迫问题的一种适当的回应。20国集团领导人把经济增长方式看做是灵丹妙药,而这样的经济增长方式同样会导致经济系统的不可持续性,而且它正在威胁世界上绝大多数普通人的健康生活,甚至生存,还正在改变地球的气候和破坏地球的生态。当前迫在眉睫的气候、生态、能源和核威胁问题既不能靠单纯的金融措施解决,也不能把它局限在狭隘的专业领域。

人类共同体需要全方位的结构改革才能使我们的子孙后代和平地生存下去,并和维持人类生存的生态系统和谐共处。我们需要重新建构我们的社会结构,以实现生态和能源的可再生化。我们要特别关注威胁人类长期生存的两个最关键问题:全球变暖和核武器。

如果现在再不加以遏制,全球变暖所导致的气候变化将和其他严重危机结合在一起起作用,这时人类的力量将再也无法阻止危机。它们将不可避免地自发相互作用,产生灾难效应。在未来100年里,80%的世界人口会因为气候灾难、流行病大规模肆虐、人类历史上的大规模移民潮引起的冲突和战争而消失,甚至数十亿计的气候难民在各大陆之间流动。国际生物学界的领军人物詹姆士·罗夫洛克是提出这一预测的人之一,这一预测应当受到广泛关注,并且人们应当紧急行动起来。

消除核武器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崇高的目标和愿望,它本质上关系到人类的生存。只要核战争之剑仍高悬在我们头上,和平就是不可能的。现在迫切需要签署在任何情况下都禁止生产和使用核武器的《核武器公约》。在一个民主社会中,要通过唤醒公众的强烈意识——维持大量武器的威慑将毁灭整个地球上的所有生命——促使签署这样的《公约》。这种“唤醒”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在21世纪,包括5个核大国在内的民意调查显示,76%的民众支持签订一份全面禁止核武器公约的谈判。

但是反对的声音仍很强烈。核武器是一种力量的象征,因此政府不放弃他们所认为的这种力量源泉。强大的军工企业联合体通过有目的、有意识地欺骗公众和制造恐惧来进行军火贸易。主流媒体对这一话题保持缄默,这就使得公众试图通过民主的途径来消除核武器很难达成共识。因此,核武器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仍高悬在我们头上。

一种替代哲学  自觉的领导层

如果这个星球上的文明要想延续下去,并继续繁荣,采取适当措施已经变得刻不容缓。人民有责任去选择有知识和有智慧的领导层,而领导层也有责任在尊重适当总体原则的基础上保持社会结构的生存活力。

应当由在当今社会各阶层具有决策权的那些人担任自觉的领导层。国家政治领导人需要具备这样的能力:将表面上相互对立的力量相互融合在一起;很有技巧地把人们的内在能力与生命的外部环境相协调,使人们心理的、生物的、社会的、文化的和环境的等诸方面的问题得到总体解决,以消除它们对我们的负面影响;并能提出包括文化力、社会和情感智慧在内的新方法使各行各业的人有可能通力合作。

我们现在已经有能力提出一个整体计划,它可以为把人类的各方面努力都整合起来提供一种新视角。一个全球化的企业体系可以带来创造性的突破。一种全新的管理方式可以激励社会各行各业进行更广泛的合作。全球贸易的因特网可以优先建立起来,可以在相互合作的基础上允许进行竞争。鼓励以人为本的商业,并建立一个全球协调体制把我们的世界文化推向更高水平的繁荣。通过自觉的领导层,我们可以把个人和全球需要整合为一个相互联系、相互依赖的整体。

发达国家领导人需要扪心自问这样一个问题:“在这样一个病态的世界变得富有有什么好处?”在此之前,人们以耗尽地球的资源为代价而竭尽全力地增加财富,现在20国集团领导人应当把关注点放在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个美好的地球上。任何地方、任何层面的经济都必须是和平的、公平的、可持续的和健康的。只有在头脑中保持一种全球意识,我们才能联合起来使生态系统重新平衡,消除大规模流行疾病,消除贫困和遏制军事侵略。

只有在全球意识的思想指导下,才能达到以上目标,但迄今为止,民族主义和小集团主义的影响仍然持续存在。不过,即使我们不能万众一心,但我们都意识到我们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我们这个病态的星球距离死亡只有几步之遥。这一事实一旦被理解,为了全球的健康存在而采取有效措施就有了机遇。我们或许可以勉强生活在一个极度衰败的世界上,但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能算是完整意义上的人类。

一种新意识

我们如果要走向新世界就必须抛弃原有的知识体系。这看起来似乎有点违背常理,但它确实是必要的。例如,爱因斯坦的研究表明,导致问题产生的旧观念不能解决问题,只有用新意识才能解决问题。这意味着,人类的各个方面都必须进行全面的、彻底的创新——诞生一种新意识。

现在已经发生了许多影响人类生存的危机,而且还有许多危机将要发生。所有这些危机都源于一个共同的原因:缺乏“全球意识”。我们缺乏一种把人类和生态系统融为一体的整体图景。在一个民主社会,大多数人制定规则,参与决策,并对法律和行为方式施加影响,但具有“全球意识”的人仍是少数。

我们需要这样的一种意识:建立在坚实的、朝向根本转变基础上的广泛合作是人类和平和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前提。我们还需要这种意识:不仅要鼓励和推动经济和金融领域内的合作,更要鼓励和推动生态领域以及技术、教育、公共信息和文化交流领域的合作。我们更需要一种全球意识:清晰地认识到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的我们所有人都同呼吸、共命运。

当前的世界难题并不是由20国领导人造成的,但是由于他们的关系建立在局部的、狭隘的意识水平上而使这些难题迟迟得不到解决。缺乏对自然环境的感恩之心,用过度开发和利用的方式对待自然界及其中的动植物,差别化对待不同的民族、文化和国家——这些破坏性行为并不仅仅源于少数领导者的思想,这些思想也存在于千千万万个普通人的意识中。不论是否是领导层,我们每一个地球公民都必须行动起来,提升我们的责任意识,保护我们人类社会和地球的未来。

公共事务的重新定向

1972年《增长的极限》出版以来,许多事件和重大活动都明显地对整个世界敲响了警钟,但地球的状况并未因此而改观。众所周知,不论是像联合国、20国集团这样的权威性组织,还是不计其数的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组织,大家都在努力地改变目前这种状况,但是这些努力只取得了局部成效,而没有很快取得实质性进展。为了传播和共享全球意识,我们这个地球宇宙飞船上的乘客们现在迫切需要制定一个《具体行动计划》,并由此建立起一种新的社会生活和行为方式的基础。

我们必须抛弃过时的民族-国家观念,在这种观念中国家政府仅仅对本国利益负责,政府所关心的目标只是实现本国经济的“复苏”、“新的稳定”和“均衡增长”。取而代之的是,我们不能试图重新复苏这个已经内在地不可持续发展的和陷入深重危机的系统,而必须对它目前的这种结构和行为方式进行彻底地改革。

我们现在需要一种建立在政府、非政府组织和民间团体相互合作基础上的新的社会功能,它可以突破原先任何全球共同体的职能范围。这一新的社会功能需要加强社会协调和合作,它起着开创性的引领作用,并有能力推动整个全球系统的转变。通过互联网我们可以浏览、审视、联系和交流世界上每个国家和每个社会团体的工作。

200912月份的哥本哈根会议的失败,表明了政府间的组织没有能力超越国家和集团的利益,从而客观地应对紧迫的全球问题。这一巨大的失败的根源就在于我们没有真正认识到全球危机实际上是一种人类精神的全面。正是由于忽视了人类的精神因素并继续把一切事情都简化为经济问题,因而世界将螺旋式地越来越接近毁灭。20国集团峰会延续着这一状况。在当今时代,精神因素必须在决策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世界领袖们在决策过程中应当把精神原则放在金钱政治之上,充分认识到地球是一个有机整体,因而所有为了世界更美好的决策都应当建立在避免人类失去未来家园的基础上。

领导者们应当鼓励广泛地寻找发现生命的更深层的意义,寻找发现内心的愉悦,而不要被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牵着鼻子走。我们要共同努力创造这样一个世界:在其中我们人类和周围环境在集体意识觉醒的基础上自由和谐地共处,并用智慧和同情而不是用贪婪和恐吓来管理这个世界。各国政府应该从全球社会的观点来思考必须对“精神”概念进行重新阐述。“精神”可以打破种族、宗教、性别和国籍的障碍,因此最适合全球共同体。我们有必要对某些普遍概念进行重新阐述,从而使我们能够应对全球化的挑战和风险。其中许多概念来自于人类的伟大宗教传统,它们在当代世界中应当被重新发现,得到重新确认。

紧急制度措施

各民族国家必须携起手来应对严峻的挑战。所有国家都应当为“千年发展计划”的实施成立专门办公室,并且对每个国家实施“千年发展计划”的进展情况建立定期报告制度。资本只是实现目标的一种手段,但不是目标本身。资本必须像其他的财产权一样受到保护,但是不能因为它的削弱而对超出了当前市场价值的个人和生物系统的权利产生负面影响。我们必须把生命本身看做是神圣的和崇高的。

必须建立一条新的底线,这一新的地线就是把环境的安宁和人类的福祉融为一体,在这里人类作为社会合同中的一方仅仅是一个有限责任实体。我们必须建立起一种在各个层面上完全独立于以人类利益作为财富标准的对自然界的适当价值评价体系。国家主权必须和建立在与自然界和谐相处、确认各国之间和平地共享利益及遵循法律规则原则基础上的普遍规范和价值体系之间保持平衡。

我们应当提出一个适用于世界各国的“社会和谐指数”。它包括环境指数、军备指数、人权指数、诚信指数、自由指数、民主指数、信息自由流动指数、政府公共事务指数、公共安全指数、贫富差距指数、城乡指数、教育普及指数、国民体质状况指数、创造力指数、社会安全指数等其他指数。通过近几十年来对这些数据的搜集整理,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对世界各个社会进行综合评价的社会和谐指数(SHI),并进行排名。把世界所有国家的SHI进行综合,我们就得到世界社会和谐指数(WSHI ),并可以逐年审视世界格局的变化。这些指数需要由附属于联合国或20国集团的专门机构每年进行评估、综合和公布。这些指数将为每个国家的发展提供一种参考框架,并通过激励对偏离目标的矫正来加强公众舆论对政府的影响。当前每个国家都应当转向增强SHI的竞争力,弱化GDP的竞争力。

健康的生态系统、稳健的金融体制和富有活力的人类共同体可以让每个人都从中受益。因此,重新思考构建资本市场的规则框架和重建人们之间的互信是首要的紧迫任务。必须紧急实施的原则包括:

1)通过对倡导更深层结构重建和改革的所有利益相关者、改革家和集团的力量整合来加强金融民主化,并对改革进行广泛讨论。

2)重构全球金融体制使之成为共享资本。

3)重建经济学理论,使之包含社会科学和生物科学的广泛领域。

4)提出一种通用方案,把市场设计成为分配不可分割的“非竞争性”公共物品和基础设施的工具,使每个人的发展享有平等的机会和机遇。

5)我们应当把注意力集中到各种创新上,这些创新服务于我们在稳定气候和提供平等机会方面的共同需要。

6)能源问题的解决也许并不在于生产新的可再生能源,而在于对提高能源效率的研究。这样做可以使我们避免生产核能,不在使用煤及其他不可再生能源,也不再需要生产新能源。

7)创建一种新的世界格局,在其中金融系统服务于人类未来的繁荣和可持续发展。

我们必须要确保金融市场的相互依赖性是公正、公平、稳定和可持续的。在当前的形势下,我们需要向一个更加成熟的“看不见”的资本主义形式的转变。这一转变要求:

1)从以机械系统概念为基础的“可操作经济”向以生命系统为基础的复杂经济过渡;

2)从以有形资本为基础的“知识经济”向以无形资本为基础的“移情经济”(Empathy Economy)过渡,这种无形资本在现代人和未来人有意识地在无形的“贸易平衡”中相互信任和同情中产生;

3)从货币经济向作为主要经济原则的自愿经济过渡;

4)从受益人经济向反映公民真正需求的参与经济过渡;

5)从幻想无限增长的经济向大家共享的现实的全球环境经济过渡。

把以上这些作为一个整体系统看,我们现在正处于人类历史上最关键的时期,我们在未来几年里所做的决策将决定我们继续存在还是走向毁灭,花费了138亿年时间才孕育出我们生命的辉煌进程是否将在未来的一个或两个世纪内结束。今天这个世界最急迫需要的是和平的、具有创造热情的和高效的社会模式。这种和平的、具有创造热情的和高效的公众,实际上就是可能社会(possible society)中的可能的人(possible human)。换句话说,要过渡到一个为每个人着想,尤其是为我们这个星球着想的世界,最重要的关键是要提高意识自觉性。我们呼吁进行创新,尽管到目前为止看上去似乎不太可能(如果不是完全不可能的话),但是世界重新调整的按钮已经开启,我们不再可能既懒惰又奢侈地继续生活在同一个正在走向毁灭的世界中。我们要通过迄今为止最伟大的社会改革,充满热情地与每一个可能的合作者一起成为这一星球的服务生。审视新世纪,即将到来的全球社会(planetary society)预示着古代和现代所有敌意(包括对自然界的敌意)的终结,预示着尊重我们共同的人类及其不同文化的新旅程的来临。事实上,我们要想在这个时代生存下去,就必须集中全人类的潜能和每一种文化的智慧。

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旦它完全实现,世界将会重大改变。然而令人沮丧的是,我们现在的状况是文化围绕经济转而不是经济围绕文化转;我们设计和运作的经济和管理系统有效地抑制了我们的集体创造潜力和需要变革的可能性;国家领导人仍然是旧的、各自为政的社会的看门人,而不是新的、相互协作的社会的改革先锋。

星球意识、世界和平和全球稳定成为有望实现的目标,这在人类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当今世界,有越来越多的妇女处于决策者的位置,现代通讯技术使得非实体参与成为可能。总之,我们现在能够创造一个我们梦想的世界。

                  20人委员会成员名单

 

J·阿戈勒斯    (美国/墨西哥)

D·库普拉     (美国/印度)

J·加利森      (美国)

J·格拉诺夫    (美国)

H·亨德森     (美国)

J·阿戈勒斯    (美国)

J·哈斯顿      (美国)

B·M·霍布德  (美国)

闵家胤         (中国)

E·拉兹洛      (匈牙利/意大利)

F·迈耶        (西班牙)

E·米切尔      (美国)

Tomoyo Nonako  (日本)

P·赖伊        (美国)

M·罗维达     (意大利)

P·罗素        (英国/美国)

Masami Saionji   (日本)

M·斯利兹     (美国)

K·辛格       (印度)

Hiroshi Tasaka   (日本)

G20首尔峰会闭幕时间2010年11月12日

改变世界的20人委员会宣言——20人委员会2010年11月21日发布

改变世界20人委员会宣言于2010年12月19日 17:52 (星期日)英汉翻译完毕

   英译汉翻译者:江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副院长 

钱兆华

本文英文稿由布达佩斯国际俱乐部主席拉兹洛主持编撰

 本文英文稿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布达佩斯国际俱乐部中国分部主席闵家胤转发

本文英文稿由社会独立学者布达佩斯国际俱乐部中国分部副总干事天中儒人委托钱教授翻译

 

 

 

世界意识跃迁宣言

      

世界意识跃迁20人委员会20101121日发布

布达佩斯俱乐部发起

 

[按语:从2010101日开始,研究全球问题的布达佩斯俱乐部的主席E·拉兹洛发起,分布在不同国度的20位精神领袖、政治家、哲学家、学者、科学家、企业家、网络媒体巨擘提供思想,由专人汇总撰写成《世界意识跃迁20人委员会宣言》。此宣言除了在网址http://worldshiftcouncil.org公布外,还由拉兹洛本人提交全球20国集团首尔峰会(G-20)(1111-12日),并随后于1121日在香港“亚洲意识论坛”公开发布。此宣言可以看作是国际知识界对“G-20首尔峰会首脑宣言”的一种回应。现中译发表有助于我们听到应对全球问题的不同声音,并且对贯彻科学发展观和建设和谐世界有重要参考价值。]

 

世界意识跃迁20人委员会的使命

 

世界意识跃迁20人委员会由世界范围内不同文化和宗教的20位杰出的全球公民组成。20人委员会的使命是密切注视当今世界涌现的新情况,提供决定命运的基本导向,目的是掀起一场导致产生和平的和可持续的行星文明的运动。

20人委员会的使命是把所有民族、文化和宗教传统的人类声音汇聚起来。它力图超越短视的和只顾自己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的狭隘性,令世界认识到仅靠少数国家和跨国机构提供的思维和行动不能解决当前人类面临的问题。目前,在我们这个本质上是不可持续的世界上,对狭隘利益的追求正加速系统的崩溃。

目前,全球公众和传媒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棘手问题不断增多和危机不断加深的衰败的星球上,世界意识跃迁20人委员会致力于把这种注意力转移到如何才能创造一个充满机遇和充满活力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上,70多亿人口将能够和平、繁荣、美满地生活,并与地球自然系统和谐相处。

 

世界意识跃迁20人委员会宣言

 

基本前提

 

面对这个不可能持续发展的世界,工业化国家领导人试图重新调整这个正在崩溃的系统的努力,远远不能应付当前的危机。系统的崩溃既不可能随人们的意愿而避免,也不可能视而不见。基于人类社会和平的和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意识、价值观和原则,对现行全球经济体制、管理体制、社会组织及人与自然之间的生态关系重新设计,已变得刻不容缓。这种全方位转变的“机会之窗”对我们仍然敞开着,可是还剩下没几年了。

然而,在像20国峰会这样的会议上,国际社会却是“井蛙思维”哄骗的对象。来自发达经济体的谈判者们仍然固守过去沿袭下来的那种狭隘的特定议程,并以促进经济增长的名义,把谈判的议题仅仅局限在狭隘的经济协调问题上。

这种思想在这次首尔20国峰会上表露得很明显。《20国峰会宣言》读起来不像我们这个世界上最强势的20个国家政府领导人为了世界人民的福祉深思熟虑后所发表的一个宣言,倒很像财政和经贸部长们的紧急报告——国际贸易不平衡、不正常的汇率政策、主要经济体复发金融危机的危险,而对气候变化、全球生态和涉及世界总人口数一半以上的地区的贫困现象则缺少关注。同时,对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政府、企业和公众利欲熏心地追求财富、权力和消费的状况,也丝毫不予关心。

把关注点集中在短期的经济和金融问题上是一种危机管理,而不是世界级政治领袖对人类所面临的急迫问题的一种适当的回应。20国集团领导人把经济增长方式看做是灵丹妙药,而这样的经济增长方式同样会导致经济系统的不可持续性,而且它正在威胁世界上绝大多数普通人的健康生活,甚至生存,还正在改变地球的气候和破坏地球的生态。当前迫在眉睫的气候、生态、能源和核威胁问题既不能单靠金融措施解决,也不能把它局限在狭隘的专业领域。

人类共同体需要全方位的结构改革才能使我们的子孙后代和平地生存下去,并同维持人类生存的生态系统和谐共处。我们需要重新建构我们的社会结构,以实现生态和能源两方面是可再生的。我们要特别关注威胁人类长期生存的两个最关键问题:全球变暖和核武器。

如果现在再不加以遏制,全球变暖所导致的气候变化将和其他严重危机结合在一起发生作用,这时人类的力量将再也无法阻止危机。它们将不可避免地自发相互作用,产生灾难效应。在未来100年里,气候灾难、流行病大规模肆虐、人类历史上的大规模移民潮引起的冲突和战争,可能会使80%的世界人口消失,造成上亿乃至上十亿的气候和战争难民在各大陆之间流动。国际生物学界的领军人物詹姆士·罗夫洛克(James Lovelock)是提出这一预测的人士之一,这一预测应当受到清醒和严肃的关切,并且人们应当紧急行动起来。

消除核武器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崇高的目标和愿望:它本质上关系到人类的生存。只要核战争之剑仍高悬在我们头上,和平就不可能。现在迫切需要签署在任何情况下都禁止生产和使用核武器的《核武器公约》。维持大量威慑武器有可能会毁灭地球上的所有生命。在一个民主的世界上,通过唤醒公众的强烈意识我们要促使签署这样的《公约》。这种“唤醒”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在21世纪,包括5个核大国在内的民意调查显示,76%的民众支持签订一份全面禁止核武器公约的谈判。

但是反对的声音仍很强烈。核武器是一种力量的象征,因此政府不愿放弃他们所认为的这样一种力量源泉。强大的军工企业联合体通过有目的、有意识地欺骗公众和制造恐惧来进行军火贸易。主流媒体对这一话题保持缄默,这就使得公众试图通过民主的途径来消除核武器很难达成共识。因此,核武器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仍高悬在我们头上。

 

一种替代哲学 

有悟性的领导

如果这个星球上的文明要想延续下去,并继续繁荣,采取适当措施已经变得刻不容缓。人民有责任去选择有知识和有智慧的领导,而领导反过来也有责任,在尊重恰当全球性原则的基础上,保持社会结构走向未来的存活力。

在当今社会各层次执行决策位置上的那些人,应当是有悟性的领导人。国家政治领导人需要具备这样的能力:促使表面上相互对立的力量结合并相互合作;促进形成新的技巧以使得我们的内在能力与生活日益复杂的外部环境相匹配,从而使人们心理的、生物的、社会的、文化的,和环境的诸方面的问题从整体上解决,消除它们对我们的负面影响;促使形成包括文化资质、社交和情感智慧在内的新技能,以促使人们能在一起很好地工作。

我们现在已经有能力提出一个整体计划,它可以为把人类的各方面努力都整合起来提供一种新视角。一个全球化的企业系统可以带来创造性的突破。一种全新的管理方式可以激励社会各行各业进行更广泛的合作。全球贸易的互联网可以优先建立起来,在相互合作的基础上进行竞争。用以人为本促进商业兴旺,建立全球协调体制,我们可以把世界文化推向更高水平的繁荣。通过有悟性的领导,我们可以把个人需要和全球需要整合为一个相互联系、相互依赖的整体。

发达国家领导人需要扪心自问一个问题:“当这样一个病态的世界变得富有有什么好处?”人们一直在以耗尽地球的资源为代价全力增加财富,现在20国集团领导人应当把关注点放在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个美好的地球上。任何地方、任何层面的经济都必须是和平的、公正的、可持续的和健康的。只有在头脑中保持这样一种全球意识,我们才能联合起来使生态系统恢复平衡,消除大规模流行疾病,消除贫困和遏制军事侵略。

只有全球思维才能达到上述目标,但迄今为止民族主义和集团主义的顽固势力仍然阻挡真正的进步。不过,即使我们还不能把自己想象为同一族类,但我们至少意识到我们生活在同一个行星上。一颗病态的行星距离一颗正在逐渐死亡的行星只有几步之遥。一旦这一真相被了解,为全球的福祉而采取有效的措施就有可能了。我们或许可以在一个极度衰败的世界上存活下来,但在这样一个世界上我们不能算是完整意义上的人类。

 

一种新意识

我们如果要走向新世界就必须摆脱原有的知识体系。这看起来似乎有点违背常理,但它确实是必要的。例如,爱因斯坦的研究表明,导致问题产生的旧观念不能解决由它产生出来的问题,只有用新观念才能解决。这意味着,人类的各个方面都必须进行全面的、彻底的创新——诞生一种新意识。

现在已经发生了许多影响人类生存的危机,而且还有许多危机将要发生。所有这些危机都源于一个共同的原因:缺乏“全球意识”。我们缺乏一种把人类和生态系统融为一体的整体图景。即使在一个民主社会,大多数人制定规则,参与决策,并对法律和行为方式施加影响,但具有“全球意识”的人仍是少数。

我们需要一种意识,承认基于团结和根本转变基础上的广泛合作是人类和平和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前提。我们还需要一种意识,不仅要鼓励和推动经济和金融领域内的合作,更要鼓励和推动生态领域的合作,以及技术、教育、公共信息和文化交流领域的合作。我们更需要一种行星意识,清晰地认识到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的我们是相互依存的大壹(Oneness, 我们的命运是大壹。

当前的世界难题并不是由20国领导人造成的,但是由于他们的相互关系局限在狭隘的意识水平上而使这些难题迟迟得不到解决。缺乏对自然环境的感恩之心,用过度开发和利用的方式对待自然界及其中的动植物,区别对待不同的民族、文化和国家——这些破坏性行为并不仅仅源于少数领导者的思想。这些思想也从数十亿人类个体的意识中冒出来。因此,不论是否担任领导角色,我们每一个地球公民都必须行动起来,提升我们的责任意识,保卫我们人类社会和地球的未来。

 

公共部门的重新定向

 

1972年《增长的极限》出版以来,许多事件和运动都响亮地对整个世界敲响了警钟,但我们这颗行星的状况并未因此变得好起来。众所周知,不论是像联合国、20国集团这样的权威性组织,还是不计其数的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组织,大家都在努力地改变目前这种状况,但是这些努力只取得了局部成效,而没有很快取得实质性进展。为了传播和共享全球意识,我们这个地球宇宙飞船上的乘客现在迫切需要制定一个《具体行动计划》,并由此为建立一种新的社会生活和行为方式奠定基础。

我们必须抛弃过时的民族-国家观念,按这种观念各国家政府仅仅对本国利益负责,政府所关心的目标只是实现本国经济的“复苏”、“新的稳定”和“均衡增长”。我们不能试图重新复苏这个已经内在地不可持续发展和陷入深重危机的系统,取而代之,有必要对它目前的这种结构和运行方式做彻底的改革。

我们现在需要有一种建立在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公民社会伙伴关系基础上的新的社会职能,它可以突破原先任何全球共同体的职能范围。这一新的社会职能需要加强社会协调和合作,它起着开创性的引领作用,并有能力推动整个全球系统的转变。通过互联网,国家对国家,共同体对共同体,都可以浏览、审视、联络和交流彼此正在做的工作。

200912月份的哥本哈根会议的失败,表明了政府间的组织没有能力超越国家和集团的利益从而客观地应对紧迫的全球问题。这一不幸的失败,根源就在于我们没有真正认识到全球危机实际上是一种人类精神整个系统的危机。忽视人类现实生活的精神维度,并继续把一切事情都简化为经济问题,世界将螺旋式地越来越接近毁灭。20国集团峰会延续着这一状况。在当今时代,精神维度必须在决策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世界领袖们在决策过程中应当把精神原则放在金钱政治之上,充分认识到地球是一个有机整体,因而所有为了世界更美好的决策都应当基于避免人类失去未来家园。

领导者们应当鼓励广泛支持旨在发现生命的更深刻意义,发现超越环境局限的内心愉悦,以及导致关心其它造物的同情心的努力。我们需要在集体醒悟的基础上共同创造这样一个世界:在其中我们能够自由地生活并同环境和谐相处,用智慧和同情而不是用贪婪和恐吓来管理这个世界。

各国政府应该考虑,是否有必要从全球社会的视角重新清晰地说明完整的灵性观念。灵性可以穿透种族、宗教、性别和国籍的藩篱,因此最适合全球共同体。我们必要对某些普遍观念进行重新阐述,从而使我们能够应对全球化的挑战和风险。其中许多观念来自于人类的伟大宗教传统,它们需要在当代世界的语境中重新发现和重新确认。

 

急需采取的建设性的步骤

 

各民族国家必须携起手来应对严峻的挑战。所有国家都应当为“千年发展目标”的实施成立专门办公室,并且对每个国家自己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进展情况建立定期报告制度。资本只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而不是自在的目的。资本必须跟其它财产权同样受到保护,但是不能以损毁个体的人和生物学系统的权利为代价,后者都有超出市场的价值。我们必须把生命本身看做是神圣的和崇高的。

必须为环境状况良好同人民安康幸福设立新的底线,这里人民作为有限的负债方仅仅是社会权衡利弊的一方。在各个层次上衡量财富的时候,我们都要对独立于人类利益的自然界给予恰当的价值评价。民族国家主权必须摆平普遍规范同与自然界和谐相处的原则,确认在各国之间和平地分享利益,以及遵循法律条文。

我们应当提出一个适用于世界各国的“社会和谐指数”。它包括环境指数、军备指数、人权指数、诚信指数、自由指数、民主指数、信息自由流动指数、政务公开指数、公共安全指数、贫富差距指数、城乡差距指数、教育普及指数、国民体质状况指数、创造力指数、社会安全指数,以及其他指数。通过整合这些数据,我们可以得到对世界每个社会进行综合评价的社会和谐指数(SHI),并进行排名。把世界所有国家的SHI进行综合,我们就得到全球社会和谐指数(WSHI ),并可以逐年审视世界和谐程度的变化。这些指数需要由附属于联合国或20国集团的专门机构每年进行评估、综合和公布。这些指数将为每个国家的发展提供一种参照系,并通过激励对偏离目标的矫正来加强公众舆论对政府的压力和影响。当前,每个国家都应当转向增强SHI的竞争,淡化GDP的竞争。

健康的生态系统、稳固的金融体制和富有活力的人类共同体可以让每个人都从中受益。因而,重新考虑构建资本市场的规则框架和重建人们之间的互信是首要的紧迫任务。必须紧急实施的原则包括:

 

1)把倡导更深层结构重建和进行改革的所有利益相关者、改革家和集团的力量整合起来,加强金融民主化,并对改革进行更广泛的辩论。

2)把全球金融重组成共享资本。

3)用社会科学和生物科学诸多领域里面关于突破危机的知识丰富经济学理论。

4)提出一种通用方案,把市场设计成为分配非分割和“非竞争性”公共所有物和基础设施的工具,使每个人的发展享有平等的机会和机遇。

5 集中注意服务于我们稳定气候和创造公平手段的共同需要的那些创新。

6)能源问题的解决也许并不在于可再生能源研究的新成果,而在于提高能效的研究成果。这可以使我们避免核能生产,削减使用煤及其他不可再生能源,也不再需要开辟新能源。

7)创建一种新的世界前景,其中金融系统服务于人类未来的繁荣和可持续发展。

 

我们必须确保金融市场的相互依赖是公正、公平、稳定和可持续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转变到一种更加成熟的“看不见”的资本主义形式。这意味转变到:

 

1)从基于力学系统概念的“操作经济”转变到基于生命系统的复杂经济;

2)从以有形资本为基础的“知识经济”向以无形资本为基础的“移情经济”(Empathy Economy)过渡,这种无形资本是从具有这代人和未来几代人之间有无形的“成败机会相若”意识的人们之间的信任和移情中产生;

3)从货币经济向作为主要经济信条的自愿经济过渡;

4)从受益人经济向反映公民真正需求的参与经济过渡;

5)从经济无限增长的幻想向共享全球环境经济的现实过渡。

 

把以上这些作为一个整体系统方式来看,我们现在正处于人类历史上最关键的时代,我们在未来几年里所做的决策将决定我们继续生存还是走向毁灭,决定地球生命进化138亿年孕育出的成果是否将在未来的一两个世纪内结束。今天这个世界最急迫需要的是和平的、具有创造热情的和高效的社会模式。在这种社会模式中的和平的、具有创造热情的和高效的公众,实际上就是可能社会(possible society)中的可能的人(possible human)。换句话说,要过渡到一个为每个人着想,尤其是为我们这个星球着想的世界,最重要的关键是自觉性的增长。

我们呼吁采取主动,尽管到目前为止看上去似乎不太可能,如果不是完全不可能的话。但是现在,世界已被重新安排,调整的按钮已经开启。我们不可能既懒惰又奢侈,或继续按正在走向毁灭的同一模式生活。我们要通过迄今为止最伟大的社会改革,充满热情地与每一个可能的合作者一起成为这一星球的乘务员。

审视新世纪,即将到来的行星社会(planetary society)预示着古代和现代所有敌意(包括对自然界的敌意)的终结,预示着尊重我们共同的人文精神,尊重不同文化的新方式的诞生。事实上,我们要想拯救这个时代,就必须集中全人类的潜能和每一种文化的特殊智慧。

这是巨变,一旦它完全实现,世界将会柳暗花明。然而,令人沮丧的是,我们现在的状况是文化围绕经济转而不是经济围绕文化转;我们设计和运作的经济和管理系统有效地抑制了我们的集体创造潜力和需要变革的可能性;国家领导人仍然是老派的、各自为政的社会看门人,而不是新的、相互协作的社会改革先锋。

在人类历史上这是第一次,行星意识、世界和平和全球可持续性成为有望实现的目标。当今世界,有越来越多的妇女处于决策者的位置,现代通讯技术又使非身体直接投入的参与成为可能。这些条件结合在一起,我们现在能够创造一个我们梦想的世界。

                 

附世界意识跃迁20人委员会成员介绍:

 

J·阿戈勒斯(Jose Arguelles)(美国/墨西哥)

艺术家,作家,精神探索者,时代过客

《从7强到20强到世界意识跃迁20人委员会——朝人类意识圈前进的步伐》

 

D·库普拉(Deepak Chopra)(美国/印度)

畅销书作者,天狼星卫星广播公司主人,医学博士

《病态世界,富有何益?》

 

J·加利森(Jim Garrison)(美国)

共创人,世界论坛国度,作家

《性命攸关的问题是气候变化》

 

J·格拉诺夫(Jonathan Granoff)(美国)

禁止核武器活动分子,作家,律师

《我们的选择:创新或毁灭》

 

H·亨德森(Hazel Henderson)(美国)

作家,未来学家,稿件供多家报纸同时发表的专栏作家,鼓动者,咨询人

《作为全球共享的金融》

 

J·哈斯顿(Jean Houston)(美国)

学者,哲学家,人类能力研究者

《行星的和可能的》

 

B·M·霍布德(Barbara Marx Hubbard)(美国)

未来学家,作家,幻想家

《一种新的社会功能》

 

闵家胤(Min Jiayin)(中国)

系统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

《构建社会和谐指数》

 

E·拉兹洛 Ervin Laszlo)(匈牙利/意大利)

系统理论家,作家,演说家,钢琴音乐会演奏家

《介绍世界意识跃迁20人委员会宣言》

 

F·马约尔(Federico Mayor)(西班牙)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前任总干事,和平文化基金会

《朝我们梦想的世界急速转变》

 

E·米切尔(Edgar Mitchell)(美国)

离子创始人,阿波罗14宇航员

《我们没时间可浪费了,如果这颗行星上的文明要延续和繁荣》

 

野中智代 Tomoyo Nonako)(日本)

三洋电子前执行总裁,主播,记者

《传播行星意识急需行动计划》

 

P·雷        (美国)

积分合伙文化调研公司创始人,市场研究执行经理

《整颗行星需要20国集团改变他们的议事日程》

 

D·罗奇 (Douglas Roche) (加拿大)

作家,国会议员,外交官,争取和平人士

《核武器和关于人类未来的辩论》

M·罗维达(Marco Roveda)(意大利)

2008年度爱交际企业家,命门创建人

《我们应当做什么:目标和价值》

 

P·罗素(Peter Russell)(英国/美国)

离子研究员,经合组织特约哲学家

《唤醒的呼号》

 

西园寺雅美 Masami Saionji)(日本)

精神导师,讲演人,世界和平奔走人

《捍卫行星的未来,每一个人能做什么?》

 

M·斯利兹(Marilyn Schlitz)(美国)

离子总裁和首席执行官,科学家,作家,讲演人

《向有悟性的领导人喊话》

 

K·辛格(Karan Singh)(印度)

印度政治家和文化大使

《重新阐明某些具有普遍性的概念》

 

田坂广智(Hiroshi Tasaka)(日本)

作家,哲学家,诗人,教授,索菲亚智库创建人

《解决全球问题的关键是资本主义范式转换》

 

      (钱兆华 翻译,  闵家胤 译校)

 

 

钱兆华:江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副院长

 

闵家胤: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布达佩斯俱乐部中国分部主席

        电话:81737415H

 

 

 

                 


全球思想家委员会

    

 全球总体利益体系   全球思想家委员会  

创办人:天中儒人

原罗马俱乐部)

 http://www.bdpsclub.org/ 

   中国分部总干事胡杰

   副总干事天中儒人

http://www.zhihuiwangnao.com/zhwn/index.html

    

         人类完整知识体系编撰人:天中儒人 

网址:http://www.rlly.cn/ 

   邮箱:wmq088@126.com QQ:214031312    电话:01058430676 移动:1355 2156 093 .

8/30/2009 11:07:00 AM 整理

人类完整知识将挽救行将崩溃的世界

LLLLLLLLLLLLLLLLLLLLL

 

 

 

[本页相关同层 论述] >>>[改变世界的20人委员会宣言] [评:20人委员会宣言] [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 [中国在国际关系中的定位]
 

[本页所属父层论述] >>>[G20《首尔宣言》] [新广义科学又名:裸科学]

[本页所属子层 相关论述]  >>> 
 

 

 

|1天地人合官网|2人类总体利益官网|3思想家官网|4全球创新智慧官网|5全球一的标准官网|6世界人格教育官网|7地球智慧城建官网|8国家人格教育官网|

4000810796

 

全球思想家委员会官网

中国·北京·海淀·香山·88号·上源博大·西楼

联系电话:01058430676 传真电话: 01062879269

www.ylqdh.org/ www.ylqdh.cn/ www.rlly.cn/

www.nsfjl.org/www.jjuuu.org/www.hujkl.org/ www.ylqdh.cn

进入》》》[ 天地人合博客 ]网站计数

凛然然智慧(北京)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所属京ICP备13033854号-1